感染人数即将飙升至全球第三,该国总统却带头违反防疫规定

感染人数即将飙升至全球第三,该国总统却带头违反防疫规定
原标题:感染人数即将飙升至全球第三,该国总统却带头违反防疫规定 立即购买▲收听音频 若巴西疫情严重失控,拉美或将成为下一个全球疫情的“震中”。 据巴西卫生部5月1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巴西当日新增确诊病例7938例,累计确诊病例超24万例,位列全球第4,仅次于美国、俄罗斯、英国,从疫情走势看大概率会超过英国成为全球第3。 巴西疫情走势 专家表示,由于检测数量不够,实际感染病例数可能高出15倍甚至更多。 面对几乎失控的局面,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的做法令人大跌眼镜,他坚称新冠肺炎不过是“小感冒”,坚决支持 恢复商业活动,还 一个月内“逼走”了两位卫生部长。据英国媒体报道,5月17日,他再次参加了抗议居家隔离的活动,并与人群中的孩子合影。 疫情正处爬坡期,总统却在催促复工复产,中国社科院拉美研究所巴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志伟认为,巴西总统的态度可谓是“助攻”疫情蔓延,甚至可能让之前主要由地方政府采取的防疫措施面临前功尽弃的局面。 采访中,周志伟告诉小巴,巴西人口规模约占拉丁美洲总人口的40%,若巴西能控制好局势,整个拉美的疫情便相对可控,若巴西疫情严重失控,拉美或将成为下一个全球疫情的“震中”。 那么,当前整个拉美疫情的局势如何?小巴总结了三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医疗系统崩溃。 无论是前期的检测,中期的治疗还是后期的殡葬,都远远跟不上疫情的蔓延速度。 厄瓜多尔第一大城市瓜亚基尔市成为疫情重灾区,医院、太平间处于超负荷运转,无法得到救治的病例在家中离世,工作人员却根本来不及收尸。夏日里尸臭味越来越大,有不少尸体被抬至马路上,等待政府处理。 据当地政府数据,今年3—4月,瓜亚基尔共有533人死于新冠肺炎。但这段时间内,该市累计死亡人数至少为12350人,远远高于2018年和2019年同期的2695人和2903人。 为何死亡人数忽然激增?厄瓜多尔流行病学家圣埃斯特万·奥尔蒂斯·普拉多博士认为,这些死亡都与新冠肺炎有关,除非能够证明并非如此。 ?第二个特点,黑帮打响贫民窟防疫战。 拉美以高犯罪率而闻名,疫情中犯罪率却出现了下降,比如秘鲁的犯罪率下降了84%,哥伦比亚的谋杀案创下30年来最低,里约热内卢的枪击事件减少了近一半。 并且,黑帮还带头防疫。巴西黑帮在社交平台发布了“宵禁令”,规定晚上8点后为宵禁时间,并称“我们希望大家都好,如果政府不能有所作为,那就让我们黑帮来解决”,还用喇叭外放“不洗手,就砍手”。 巴西黑帮在社交平台发布“宵禁令” 在墨西哥,被称作“卡特尔”的各黑帮主动向贫民窟的民众发放口罩、洗手液、卫生纸、大米、食用油等物资。 不过,他们遭到了墨西哥总统洛佩斯的喊话:与其捐物资,不如结束犯罪!因为在4月19日,“卡特尔”们联手创下了单日谋杀105人的全国新纪录。 周志伟告诉小巴,黑帮破天荒地成为了抗疫先锋,背后反映出政府在防疫工作中的漏洞和缺失。尽管黑帮在强制民众隔离上有一定作用,但这只是暂时的,一旦疫情在贫民窟蔓延,将成为未来拉美疫情暴发的一个引爆点,因为黑帮只能够协助“管理”,但做不到“救治”。 ?第三个特点,许多民众面临生计困难。 拉美经委会于近日发布的报告称,疫情将加剧拉美的贫困和不平等现象,贫困率将至少比上年增加4.4个百分点(增加2870万人),从而达到2.147亿人(占该地区总人口的34.7%)。另据阿根廷一项民调显示,约80%受访者的家庭收入受疫情影响出现巨幅下降,约30%受访者的收入为零。 阿根廷民众戴着自制面罩在超市外排队 图源:新华社发 上海大学特聘教授、拉美研究中心主任江时学告诉小巴,拉美地区的非正规部门很庞大,在这一部门中谋生的劳动者,在家隔离一天,就一天无法获得任何收入。因此这些人首要考虑的是如何维持生计,而不是看不见又摸不着的病毒。 就如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在报告中的警告:疫情或将导致更多拉美人不得不依靠非法种植毒品作物为生。 当经济低迷遇上疫情蔓延,拉美局势十分令人担忧。那么,巴西总统奇怪举动背后究竟是什么心理?拉美抗疫当前面临的最大困境是什么?拉美经济将遭遇怎样的重创?更多问题交给大头们来回答。 关于“保经济”还是“救疫情”之间的平衡,是当前全球各国面临的现实难题,从目前来看,很少有国家找到了真正的平衡点。 其实就是“短痛”或“长痛”的问题。如果疫情做不到可控,经济重启后会存在运行卡顿或“死机”的风险,而只有做到疫情可控后,经济重启才有可能实现预期。 在这一点上,中国和东亚一些国家的做法值得借鉴,在疫情初期做到可防可控,然后才逐步放开经济。 近几年间,拉美经济增长持续低迷,多国普遍存在财政赤字、外债高企的困境,部分国家的赤字规模达到了GDP的70%—90%,甚至存在公务员无法按时领薪的情况。 尤其是随着拉美国家货币贬值幅度的扩大,外债偿还能力也大幅缩水,甚至面临债务违约的挑战。这些因素导致拉美多国应对疫情的政策空间非常有限,尤其是在疫情暴发阶段,短期内很难投入足够的人力、物力和资金应对疫情。正因为如此,不少拉美国家急于“重启”经济。 巴西在这方面的困局就很明显,《柳叶刀》认为博索纳罗是巴西抗疫的最大威胁,但我认为实际上他面对疫情危机的心态十分复杂。 博索纳罗带头抗议居家隔离 其一,他的抗疫态度十分不认真和不科学,甚至公开表示“让我们现实一点面对病毒吧,这就是生活,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死的”,这跟他的宗教思想有一定关系,认为万事皆由上帝来安排,存在很强的宿命论成分。 其二,他对巴西经济下滑的担忧占据了很大的成分。巴西GDP在2015—2016年出现大幅下滑,分别为3.8%、3.6%,在2017—2019年也很低迷,基本维持在1%的增长水平。也就是说,巴西经济远未恢复到2015年的水平。 博索纳罗自2018年当选总统以来,在2019年推动了一系列的经济改革,这使得巴西经济在2019年出现了不错的复苏局面。但是,受疫情拖累,巴西GDP在2020年很可能出现5%—6%的下滑,这显然出乎博索纳罗的意料。 为了执政地位的稳固,甚至谋求连任,博索纳罗必须要打“经济牌”,因此心急复工,期望实现巴西经济的恢复性增长。 此外,相比于第一波疫情暴发地(中国、东亚)和第二波疫情暴发地(美国、欧洲),以拉美为代表的第三波疫情暴发地面临更大的挑战,如贫困群体规模大、医疗资源匮乏、政府的危机治理能力低,等等。 巴西亚马逊州首府马瑙斯市 工作人员挖掘“万人坑”埋葬去世的人 图源:法新社 唯一的好消息是具备“时间差”优势,不少国家前期已经做了一定的防疫准备,也在学习和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努力争取国际援助。另外,随着疫苗研发的推进,其他药物效果的体现,拉美国家具有相对多的选择。 归根结底,疫情走势主要取决于公共服务质量、医疗系统承载水平和危机处理能力等多种因素。拉美地区在这些方面都存在较大短板,因此国际援助对拉美疫情防控至关重要。 目前,中国已经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但显然拉美需要争取更多其他途径的国际援助,其中也包括拉美地区内部之间的互帮互助和联合防控。 从中国经验看,一个国家的抗疫斗争能否成功,取决于以下四个条件:一是综合国力强大;二是医疗资源充足;三是政府能制定并实施出正确的抗疫战略;四是民众必须信任政府,并积极支持和配合抗疫政策的实施。在绝大多数拉美国家,以上四个条件并不同时具备。因此,拉美的疫情形势是严峻的。 拉美各国中,巴西最令人担心。这个国家不仅人口多,而且医疗设备紧缺。此外,政府的防疫政策顾此失彼,将生计置于生命之上,仓促放弃自我隔离。 委内瑞拉也十分令人担心,因为它早已处在政治危机、经济危机、外交危机和社会危机四大危机之中。如今再加上疫情危机,便是五重危机了,形势不容乐观。 此外,美国仍在对委内瑞拉实行经济制裁,使其无法从国际市场采购药品和防疫物资。在马杜罗政府的努力下,在中国的帮助下,委内瑞拉还没有让疫情失控。无怪乎马杜罗总统多次感谢中国。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感谢中国 疫情前中国是委内瑞拉的坚强依靠 图源:中国驻委内瑞拉使馆网站 墨西哥的黑帮(常常是贩毒集团)在街头发抗疫物资引起不少热议。一方面,我们能看出,在疫情面前,人的良心有时能发挥一定的作用;另一方面,黑帮这样做,显然是为了获得民众的支持。 坏蛋做一些好事,在其他拉美国家也有。例如,长期以来,哥伦比亚的贩毒组织不时出钱为当地修路架桥。尽管这种行为看起来是慈善的,但并不能改变其犯罪组织的性质。 疫情对拉美经济冲击非常大,对各国影响不一。国际组织对2020年拉美经济增长的预期是GDP将呈现负增长5.3%。即便是经济增长好的国家如秘鲁、哥伦比亚今年经济增长都会降到负值。我认为这次危机可能使拉美经济倒退若干年。 拉美国家经济比较单一,主要以农业、矿业和旅游业等为主,其中,矿业和农业大宗商品严重依赖出口。拉美的最大出口国是中国、美国和欧洲;其中,中国已成为拉美许多国家的最大贸易国。旅游业增长则来自北美和欧洲。中国在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后直接影响到拉美出口,而中国逐步恢复后,拉美的疫情又开始暴发,出口前景再度暗淡。 在疫情肆虐的今天,智利主要矿产大幅减产,阿根廷矿业公司暂缓开工,哥伦比亚金矿、秘鲁铝矿都因疫情而减产甚至停产。自三月中旬以来,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商Newmont关闭了秘鲁的Yanacocha金矿,并缩减了墨西哥Penasquito金矿生产规模。加勒比地区很多国家如多米尼加、哥斯达黎加、古巴和牙买加等都严重依赖旅游业,如今遭遇疫情重创,短期内难以恢复。 同时,疫情对拉美的资本市场以及各国财政都造成了严重冲击。首先是汇率,很多国家货币大幅贬值。尽管美联储放水,同期美元指数却居高不下,很多拉美国家货币对美元相继贬值,比如巴西货币雷亚尔从去年年底的4.3:1贬值到如今的5.83:1,贬值幅度超过35%。 其次,是债务问题。阿根廷成为首个要求国际组织及国际资本投资人对其进行债务重组的拉美国家。 阿根廷于4月17日提出的重组方案是每美元面额重组后不到40美分,投资人损失超过60%。该重组方案仍在讨论中,投资人整体对该估值不甚满意,认为这只是奠定了债券回收的底部。此外,阿根廷还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大量借债,估计拉美债务问题接下来会很严峻。 此外,随着油价大幅下跌,让拉美一些国家通过石油抵押获得贷款的方案变得不可行。比如厄瓜多尔,除了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款,另一个办法是通过石油抵押获得国际资本融资,但油价大幅下跌使此路不再现实。 未来,拉美的政治格局和社会问题都会受到疫情影响。拉美不少国家的贫富差距巨大,尤其是巴西的贫富悬殊问题已有近百年历史,基尼系数一度高达0.56左右,近几年经过一些努力,贫富悬殊局面有所改善,但这次疫情的暴发无疑将再次拉大贫富差距。 去年以来,几个拉美国家相继进入社会动荡,比如智利、哥伦比亚,甚至秘鲁也出现了短暂的宪法危机。这些动荡的起因似乎微不足道,比如智利是因为地铁涨价,但实际反映的是长期积累的社会分配不均、公共设施不足、社会保障长期欠账的局面。 疫情必定会加剧拉美长期以来存在的社会矛盾,激化各党派之间对权力的争夺,但拉美是否会在疫情之后因弱势群体的普遍遭难而集体大幅左转尚不明确,但可能性似乎在增加。 本篇作者 | 李梦清|当值编辑 | 李梦清 各国疫情会如何发展,政府又将如何应对 听跨学科型科普达人大白 快评时事热点,慢聊主题政经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