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这道题,香港考生“中毒”比例让人触目惊心!

果然:这道题,香港考生“中毒”比例让人触目惊心!
原标题:果然:这道题,香港考生“中毒”比例让人触目惊心! 刚刚,香港电台新闻网发布了关于取消“日本在1900-1945年间对中国的利弊”相关历史试题的情况,在这则报道中,笔者看到了一个让中国人大为寒心的数字。 图源:香港电台新闻网 “约38%考生回答‘日本在1900-1945年间对中国利多于弊’”,报道援引香港考评局秘书长苏国生的发言称。 对于这个本不该有任何争议的问题,居然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学生给出这样的回答。相比之下,回答“弊多于利”的学生仅占57%,也并未占绝对多数。图源:香港电台新闻网 苏国生认为,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在于“考生被试题提供资料所误导”。但结合笔者查询的资料看,“误导”一说可能只是表因,问题根源还是要从香港历史教育界中寻找。 笔者查阅了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下称教协)于2015年,针对中国历史科目的调查问卷,这份5年前的调查结果,对照这次的考题事件,可谓“信息量十足”。图片截取自香港教协官网 在调查是否应该“增加初中历史课本中近现代史比例”的问题下,64%的教师认为“不应该”。 一般来说,中国历史中“近现代”指的是鸦片战争至五四运动这段时期,作为在鸦片战争中被割让的领土,这段历史对香港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因此,笔者并不理解为什么香港历史学科的教师,会如此高比例地反对强调这段历史。 而在“政治问题”这一章节的调查中,香港历史学科的教师一边倒地认为,“历史学科不应作为政治教育”,此外,他们还对“政治干预历史学科”普遍感到担忧。 最近,香港教协也两次发布声明,反对取消“日本侵华利弊分析”这道争议试题,理由也是“担心政府干预历史教育”。 可从香港教协过往的作为看,他们又并没有像标榜的那样“不搞政治、专心学术”。 2012年,为了增强香港青少年“国家认同”而推行的国民教育,遭到香港教协以“反对政治灌输”为名的集体抵制。 尽管香港政府及有关人士一再拿出国民教育的课纲,多次强调其内容并不存在“政治灌输”,可教协却武断地将国民教育污名化为“洗脑”。 相比此番对“日本侵华利弊分析”这种问题的“包容”,在国民教育的议题上,教协则容不下一点其他声音。 在去年的香港骚乱期间,教协多次在官网发文,支持甚至鼓动学生参与所谓“反修例”的风波,并为犯法伤人的学生开脱罪行。 这些行为,显然都是冲到了政治的第一线。 教协负责人叶建源批评香港政府,图源:香港01新闻 而对于本月初声称“英国发动鸦片战争是为了禁烟”,以及此前在课堂上对警察家属喊“黑警死全家”的无德教师,香港教协至今都未置一词,甚至在面对前特首梁振英的多次追问,教协也一直“顾左右而言他”。 显然,香港教协只反对“爱国爱港”的政治,对其严防死守、高度警惕,而对“反中乱港、崇洋媚外”的政治,则视若无睹,甚至暗中支持。 在这种历史教育下,去年香港骚乱期间,香港抗日烈士纪念碑就遭到了暴徒的污损,仅仅因为抗日英雄是爱国者,这些暴徒就把自己政治上的怨气,发泄在这些土生土长的香港籍烈士身上。 这种迷惑行为也让大家知道,这些自称“争取民主自由”的人,其实真正想反对、打压的是什么。 图源:推特

北京市教委:6月1日开学后 集体上课时间不早于8时

北京市教委:6月1日开学后 集体上课时间不早于8时
自2020年6月1日起,中小学逐步恢复正常作息时间和正常教学班级。学校集体教学时间不得早于8时,各年级、班级实行错峰到校、离校安排。 同时,返校复课后教育部门要加强线上教学效果评估,市级线上课程资源持续提供至本学期末,各学校的教学安排、教学内容和进度要与市级线上课程保持相对一致。体育课要合理控制运动量和运动强度。 今日,市教委发布开学后相关事项。开学“第一课”的内容也已经确定:面向学生上好爱国主义教育课、思想政治理论课和公共卫生知识普及课,面向教师做好卫生防疫、疫情防控、应急心理辅导等工作培训,面向家长加强法律法规宣传和家庭教育指导,配合学校共同做好学生返校工作。营造校园疫情防控良好氛围,提高师生、家长传染病预防意识和防护能力。 学生返校后,将实施校园相对封闭管理,严格校园出入管理,师生员工进校一律核验身份和检测体温,校外无关人员一律不准进校。市教委介绍,学生在校期间以班级为单位实现闭环管理,校园设置“1米线”,保持社交距离,错峰错时安排课间休息、就餐、如厕、户外活动等,做到学习生活空间相对固定,密切接触人员可追溯。住宿制学校实行全封闭管理,要符合相关规定,不得安排地下室或半地下室住宿。 另外,高三、初三年级要相对独立管理。幼儿园要根据活动室、睡眠室、户外场地面积合理安排作息时间、班级规模、活动形式。 市教委表示,各校不安排聚集活动。疫情防控期间,各学校、幼儿园一律不组织大型集体活动,不开展线下聚集性开学(结业)典礼、师生大会等。优先采取视频方式组织教研指导、继续教育培训等活动。现场会议控制规模、时间,保持座位间隔和会场通风。幼儿园不组织外出参观,不临时合班,不进行班级间联合活动,不开展家长开放活动。 另外,返校复课后,师生在教室内上课仍需佩戴口罩,室外活动、体育锻炼时,在不聚集且保持社交距离的前提下,可以不戴口罩。校门值守、保洁、食堂员工等人员等必须佩戴口罩。 记者 刘冕

我国首个高原型无人直升机成功首飞

我国首个高原型无人直升机成功首飞
近日,由航空工业自主研制的我国首个高原型无人直升机AR500C在江西鄱阳成功实现首飞,该机型的研制填补了我国高原型无人直升机领域的空白。  在首飞过程中,AR500C高原型无人直升机先后完成了前后飞行,左右侧飞,悬停回转,机动飞行等科目,飞行约20分钟后平稳落地,飞机状态良好。由于高原上的空气相对稀薄,导致飞行器的飞行性能会大幅下降,因此,要使无人直升机在高原上成功起飞,设计人员进行了大量创新。  航空工业直升机所无人机技术总监 方永红:我们在这型AR500C飞机上采用了先进的旋翼的气动设计。发动机的功率到了高原以后是会有比较大的下降,所以我们就选用了一款应该说是我们国内目前最先进的发动机,就是到了高原5000米高度进行起飞,我们依然还有500公斤的起飞重量。对它的抗风能力、防砂石能力我们也采取了很多新的技术。  AR500C高原型无人直升机能够在海拔5000米的高原起飞,续航约5小时,最大平飞速度能达到每小时170公里,具有广泛的应用拓展能力,加装相应设备可实施电子干扰、搜索支援、安保消防、森林防火、火力打击及物资投送等任务。  航空工业直升机所无人机技术总监 方永红:具有无人机执行枯燥任务、危险任务以及污染任务等特点,通过操作键盘或者滑屏的手段就能够实现飞机的控制。 【编辑:刘欢】

两名高原女兵的“转岗”之旅

两名高原女兵的“转岗”之旅
记者 马三成 通讯员 雷卓立  “脖子以下”改革中,一个词在基层火了——“转岗”。  转岗,既是改革考题,也是战场考题;既是为改革做出的行动,也是为胜战埋下的伏笔。  全新的战斗编组,全新的战位使命,对专业技能提出全方位要求。改革重塑,许多基层官兵专业岗位调整,老专业升级,新专业增多,很多人还需要练就一专多能的硬功。  对于走上新岗位的官兵来说,转岗是一次全新的挑战。面对一个专业性较强的学科,转岗就意味着跨入一道新门槛,老兵可能重新变新兵,一身本事可能将就此“归零”,没有一分执着、一股拼劲,哪能轻易谈转型?  战位不同,角色不同,挑战不同,但每一个岗位都需要军人去坚守、去担当。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是2位来自雪域高原的“格桑花”。一次次转岗、一次次挑战、一次次跨越,在强军路上她们迎着风奔跑,用心浇灌青春的种子,终将遇见盛开的自己……  —编 者  “枪王”潘婷婷:  从卫生员变成狙击手  初夏,雪域高原万里无云,某合成旅狙击步枪专业集训间隙,一名飒爽英姿的女兵站在男兵中间,与男兵讨论据枪动作。  她伶牙俐齿,一口气抛出几组理论数据,让男兵们心服口服:“婷婷可不是‘娇娇女’。”  婷婷姓潘,是西藏军区某合成旅通信连的一名下士班长。  22岁,体重还不到90斤,怎么看都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要不是亲眼所见潘婷婷“一击即中”的真功夫,记者还真有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身材纤瘦、面如银盘的小姑娘,就是被陆军通报表彰的某型狙击步枪“枪王”!  “身材瘦小,却在训练场上吃尽甜头。”潘婷婷个子不高,身体灵活,跑障碍、翻越挡板墙丝毫不费劲;瘦归瘦,却不孱弱,就像她自己说的“一身筋骨肉,浑身都是劲”,一场武装越野5公里跑下来,有时连男兵都撵不上她。  要是有谁当面夸奖,她总是害羞地抿嘴一笑:“还差得远哩。”  与许多战友一样,潘婷婷对自己的转岗经历至今仍记忆犹新。  刚到部队那年,作为旅队仅有的几名大学生士兵,潘婷婷被分配到旅医院当卫生员。随着调整改革深入推进,多次听说友邻部队精简整编的消息,那段日子,她总是担心部队“被裁撤”。可是,最不希望的事还是来了。  一天下午,天空瓦蓝,旅机关一位领导的眼神冷峻,让人似乎感受到空气中的凝重。果然,他一开口就宣布了旅医院撤销的消息。潘婷婷的心怦怦直跳,耳边不停响起战友们被配属到各个连队的“点名声”……  “潘婷婷,通信连。”那次,和成为通信兵的潘婷婷一样,旅医院所有兵都转岗了,有的当上侦察兵,有的成了电子对抗兵……  “改革重塑,容不得我们多想,唯有顺应选择,干好自己分内的事。”对于转岗,潘婷婷保持着自己一贯的从容淡定。也正是这样的心态,让她在旅队特战狙击手选拔中脱颖而出。  与第一次“被转岗”的经历不同,第二次转岗,潘婷婷是层层选拔、考核出来的“训练尖子”。踏实肯干、吃得了苦,也是该旅某型步枪训练分队长方翔的“选苗标准”。他常感慨:“培养一批合格的特战狙击手,需要一群守得下、熬得住的人,踏踏实实跑好这一棒。”  狙击手集训,课目不分性别。第一次开训,连队只有3名特战女兵,姑娘们和男兵一起被拉到林芝参训。正值酷暑,茂密林间潮湿阴冷,潘婷婷在草丛里练瞄准一趴就是一整天,连续数日下来,作训服从来没干过,身上被蚊虫叮咬得又疼又痒……  这次全新的挑战,潘婷婷适应得并不容易。第一次远程射击考核,天气闷热,一套流程走下来,她的额头滚落豆大的汗珠;考核结束,她的成绩排在倒数,甚至连一起集训的新兵都不如。  集训归来,看着成绩公示栏,潘婷婷的脸上火辣辣的,她暗下决心:“成绩是靠拼来的,辉煌绝不是等来的……下次要是再‘倒数’,年底就退伍!”  接下来的日子,潘婷婷铆足了劲提升训练成绩。体能素质是特战训练的基础,却也是许多女队员的弱项。为赶上战友,她每天早操坚持跑一个3公里、每周跑一个20公里武装越野。  障碍训练,2米高的挡板墙上不去,潘婷婷连续练了半个月,身上被磕得青一块紫一块,连长让她调整几天再战,她小嘴一撇,眉毛一扬:“连长,我还能坚持!”  射击技术训练是她的强项,但她从不以此作为偷懒的理由。一次,某型高精度狙击步枪连贯性集训,涉及“转移阵地射击、千米障碍射击、夜间战斗射击”等10个课目。她每天练到太阳落山,晚上再加班整理训练成果、学习理论知识。第二天早晨,她又早早第一个来到了训练场。  汗水不会白流,潘婷婷最终赢得了代表西藏军区参加陆军集训比武的机会。为锤炼参赛狙击手真功夫,对他们的考核在近乎实战的环境下进行,基础训练分步实施,在扣动扳机的同时还要临机完成风速、温度测定等。  这一次,初出茅庐的特战小花一战成名。基础训练,潘婷婷边练边总结,融会贯通“射击训练3步法”——“深呼吸、慢吐气、深呼吸”,每一次击发,她都在慢吐气时摸索平稳击发状态,枪枪精准。  升级训练,轮到潘婷婷上阵,天空突然下起小雨,在视线模糊、目标完全看不清的情况下,凭借个人感官和以往训练经验积累,她迅速核算海拔、温度、风力等因素对射击精度的影响;扣动扳机前,反复修正瞄准点、射击弹道……一切就绪,她稳定心神一枪击发,命中目标。  潘婷婷经受住了考验,她的综合成绩在29名男女参赛队员中位列第五,在4名女兵中名列第一,不少老兵面对她凌厉的枪法都甘拜下风。  “人的潜能是被逼出来的,不逼自己一下,怎么证明自己能行?”那天的雨越下越大,走下训练场,作训服被雨水浸湿,头发一缕缕贴在额头上,冰冷的雨水滴进嘴里,潘婷婷却尝到了久违的甘甜。  如今,潘婷婷这个曾经的卫生兵,基本掌握了“一招制敌”的本领,她的身影经常出现在那个曾“让女兵走开”、充满硝烟味的特战战场。  依旧匍匐野外不惧蚊虫叮咬,依旧训练得汗流浃背,对于特战狙击专业技术,潘婷婷仍在努力追求“更好”。她知道,未来作战需要掌握更多专业技能的精兵,她应该且必须是其中的一员!  “尖子兵”刘劲:  从装甲兵到电子对抗兵  她叫刘劲,是西藏军区某合成旅电子对抗连四级军士长、电子对抗班班长。  从一名操枪弄炮的装甲兵,转岗成为一名电子对抗兵,刚开始,她难免会有退出战斗力舞台“C”位的担心。  经历了挑战和成长,如今,介绍自己的新专业时,这位多次创破训练纪录的“尖子兵”,都会在“电抗”二字后面增加一句:“岗位不分男女,练就一身真本领,谁都可以唱‘主角’。”  三月高原,阳光耀眼,军区开展一年一度的军事训练创破纪录比武。已经是3岁孩子母亲的刘劲,一举报名了24个体能、技能课目,并以优异成绩又一次成功入选集训队。  32岁的刘劲,与比自己年纪小10岁的新兵并肩训练、争夺课目金牌,全然没有心理压力,反而比男兵们多了几分成熟与自信。  风沙弥漫的训练场,武装越野考核在即。发令枪响彻天际,刘劲飞奔出去,一路紧跟男兵脚步。最后1公里,她发挥耐力优势,一个接一个地赶超。  散打训练,刘劲使出一连串的拳击、扫腿、背摔等绝技,对手不敌,纷纷败下阵来;某型步枪射击训练,刘劲打出“99环”的好成绩,屈居第二,她还不服气,偏要和冠军男兵单挑对抗……  那段日子,刘劲一直在集训队备战,她在西藏某部当副连长的丈夫廖力经常到集训地探望,这对“精武夫妻”碰到一起,说不了几句话就聊起各自的训练任务。  这些年,小两口把不满3岁的孩子留给老人照料,每天和孩子通过视频电话后,廖力经常将自己的训练心得说给刘劲听,他说:“作为丈夫,我特别担心她身体吃不消,我必须替她分担一些。”  在丈夫廖力眼中,妻子是块“当兵的好材料”:从小身体素质好,又是师范学院篮球专业“科班出身”,体操、长跑、散打样样精通……  当年,两人因一场篮球赛相识,走下赛场,活泼的刘劲和廖力聊起科比和姚明,廖力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就这样,两颗争强的心碰撞到一起。  2010年,刘劲入伍成了一名通信兵。因为身体底子好,她很快在军事训练课目中脱颖而出。  一次,外军来旅队观摩交流,刘劲作为旅队遴选的“一专多能尖子兵”,参加了男女兵对抗射击、散打训练、摩托车驾驶、通信车驾驶等比武。  从此,刘劲成了旅里的“红人”。随后,她又通过上级考核选拔,转岗成为一名装甲兵。参加装甲技能集训,她学习了装甲通信、驾驶、射击3个专业的技能。  一次实弹射击考核,一向自信满满的刘劲“马失前蹄”。那天,作为第一车组上场,她和战友们发现,场地设置跟以前完全不同。“车在哪儿停,距离是多少……”面对临机设置的目标,大家都慌了神。  刘劲尽力控制紧张情绪,但车速快、晃动大,她和战友根本无法获得准确数据。在没有距离参数、无法精确瞄准的情况下,3发都脱了靶……  “演训中可以凭经验、背数据,未来战场哪有经验可循,哪有数据可查?”复盘时,装甲旅旅长言辞犀利。从那以后,刘劲苦练技能,经常加班加点。  第二年盛夏的实兵演练,刘劲有备而来,只见她手扶炮塔门,一闪身钻进“铁疙瘩”,迅即进入战斗状态:检查瞄准镜、搜索捕捉目标……铁甲驰骋,瞬间击发。  一轮考核结束,大家敬佩地对刘劲竖起大拇指。她也长出一口气:“未来战场上,靠的是体系制胜。努力练就过硬本领,就是为了建强体系努力。各个岗位攥指成拳,才能挥出坚硬的铁拳。”  “我要做体系制胜‘铁链’中最硬的一环!”去年,刘劲再次被上级选拔,担任业务性较强的电子对抗班班长。那次演习,神出鬼没的电磁干扰力量令对手们头疼不已,刘劲和电子对抗班的战友们功不可没……  在新的岗位上,刘劲和战友都重新发现了自身的价值。在刘劲看来,转型大考面前,她必须扛起自己的担当,交出完美答卷。 【编辑:朱延静】